News新闻中心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潘石屹擦干了脸上的口水
潘石屹擦干了脸上的口水

SOHO中国发布公告,黑石要用236亿港元收购他们91%的股份。收购完成后,原先占股六成多的潘石屹夫妇,将只保留9%的股份,套现142亿港元。


潘石屹随后在微博上转发了消息,但关闭了评论。

 

2014年至今,甘肃天水走出来的农村娃已经卖掉了300多亿的资产,公司只剩下北京、上海核心地段的“八大金刚”。他曾说过,这些资产不会再卖。

 

所有人都低估了潘石屹的狡黠和决绝。


尽管SOHO中国的估价比去年五月的收购价砍掉了四分之一;尽管安邦系90亿收购北京SK大厦,大大提振了核心地段商业楼的行情;尽管SOHO中国净资产三百多亿,每年稳赚一二十亿的租金;尽管国内几乎无人敢出手接盘,即使是神通广大的高瓴资本。

 

但他还是向我们说了再见。

 

看起来,这位精明的商人已经不算账了,他似乎只看中黑石是美国公司,SOHO中国是香港上市公司:

 

所有的交易都发生在境外。

 

2020年1月,潘石屹在飞往美国的前一天找到了一位老朋友,老潘上来就说,我把3Q卖给你怎么样?3Q是潘石屹用六七年时间,一手孵化的共享办公品牌。可这位朋友还在为自己公司上市的事焦头烂额,他婉拒了。没想到,潘石屹又说:

 

我送你了。

 

此时新冠疫情还未爆发,他另一位已被查出癌症的老朋友,还打算去广西欢度春节,不会想到不久后会因疫情滞留北京。

 

六个月后,万通六君子一年一度的聚会选在了桂林,这天正好是冯仑生日,但往年雷打不动的聚会,这次少了一个人:

 

潘石屹没有回来。

 

潘石屹在国内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,是去年1月8日。那天,他为老家甘肃天水石咀村捐建的养正幼儿园举行了竣工典礼。“养正”二字取自潘石屹幼年就读的潘集寨学校前身——养正学堂。

 

最近半年,潘石屹的微博和朋友圈,大部分也是在宣传这间幼儿园。出售SOHO中国前的最新一条微博,潘石屹还在劝凤凰新媒体高级副总裁刘春赶紧生孩子,然后来养正幼儿园上学。

 

子姨查了下这家幼儿园的资料,看到了一段令人唏嘘的历史。当下的很多事情,可能在四五十年前就埋下了种子。

 

养正学堂,是潘石屹爷爷的爷爷创办的。潘石屹的爷爷潘尔燊就是首批养正学堂的学员,后来考到了北京高等警官学校和黄埔军校第六期,曾参加中条山战役,在山西省率领三个团掩护全军撤退,与日寇战至只剩七人。

 

潘尔燊曾说,“燊”字一般人读不对,但蒋介石在黄埔军校点名,把这个字读对了。潘尔燊离开家乡的十五年,一直在不断给潘集寨学校寄钱。

 

潘石屹是六十年代出生的,没见过五十年代就因病去世的爷爷。在潘集寨学校,上小学三年级时,他向好朋友炫耀,说自己的爷爷是国民党军官,去过大山外面很多城市。

 

这位好朋友把这话告诉了老师,老师开了全班批斗会。一连开好几天,女同学往潘石屹脸上吐口水,男同学擦鼻涕。小潘的脸像痰盂一样,有泪水、有鼻涕、有口水:

 

我就在小河边上把脸洗干净回家,这件事我从来没告诉过家人。

 

潘石屹说,这个结在他心里永远解不开。潘石屹第一位女朋友曾问他爷爷是谁,老潘含糊说句,没见过。


潘石屹将这些故事写进了自传。开篇第一句说,人的价值观是从小就建立的。